公司新闻 > 拍医拍:两年坎坷创业路,终于等来“医疗+人工智能”的风口

拍医拍:两年坎坷创业路,终于等来“医疗+人工智能”的风口

2016.12.08 来源:亿欧

拍医拍是一家主业为医疗单据识别的医疗+人工智能公司,创始人吴诗展是典型的技术男,不善言辞,这是他首次对外表露自己创业两年以来的历程。

标签:医疗+人工智能、OCR、陪诊、HIS

2005年8月,百度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吴诗展从学校毕业,加入百度。四年多的时间里,吴诗展负责了百度商业数据库团队,管理当时竞价排名、凤巢、网盟、MA、FS等所有和营收相关的数据系统。他经历了百度收入从每天数十万元到后来数千万元的巨大转变,而吴诗展也在进入公司第二年就获得了“年度最佳百度人”和“技术之星”的荣誉。

“我天生就是一个好折腾的人,在百度的时候就想着要创业”,受到《浪潮之巅》的影响,吴诗展希望找到“下一个浪潮”。他发现,从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时代,到以盛大为代表的游戏时代,再发展到以百度为代表的搜索引擎时代和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电子商务时代,走在“浪潮之巅”的公司越来越朝着“生活化”的方向发展

于是吴诗展在2010年作为首席DBA加入赶集网,负责赶集的大数据团队、赶集系统及技术保障团队。在赶集网三年多的时间里,吴诗展一方面将原来在百度的大数据高并发经验应用于创业公司之中,同时他也在思考创业公司的成长逻辑。从赶集网出来之后,他有一段区块链创业的经历,目前这个创业项目也是中国第一家挂牌新三板的区块链公司——太一云。直到2014年底,他才决定跳出原有路径,一只脚迈进医疗健康领域,成立医疗大数据公司拍医拍。

丨从2号人物到1号人物的转变

2014年到2015年,互联网医疗成为投资热点。根据蛋壳研究院的《2015年中国互联网医疗投融报告》,2014年和2015年互联网医疗领域分别获得14亿美元和18亿美元的融资,相较于2013年之前呈现爆发式的增长。

不过,创业的开始没有想象中的容易。虽然吴诗展之前在太一云是公司的CTO,但是他很快发现,“做联合创始人和做创始人的感觉和挑战完全不同”。

公司成立之后一直没有合适的办公位,吴诗展在百度的老同事、新浪微财富的CEO边江把自己公司的一部分工位拿出来,拍医拍才有一个稳定的地方开始做App端的开发。

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是人才。吴诗展很清楚,拍医拍要做的是一家技术型公司,需要OCR领域最顶尖的人才,但这个领域很专,全国OCR从业人员以千计,优秀人才不过数百,他只能一家家的跑去挖人。“不夸张的说,这个领域一半以上的高手都被我聊过,几个著名OCR公司都被扫过一遍”。

拍医拍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也陆续到位。一位是原天津大学信息工程副教授刘立博士,他在影像分析、机器学习和认知计算方向申请了超过40项国际和中国专利;一位是百度OCR团队的创始人杨琼,在图像识别和人工智能领域有超过15年的经验,曾获得过百度最高级别创新奖;还有一位是原来在北大人民医院ICU重症科工作的医生杨劲松。

6月13日,拍医拍的公众号终于上线了“拍化验单直接解读异常指标”的功能。这是一款ToC的产品,解决的是用户拿到化验单之后看不懂数据的问题。6月17日,产品上线不到一周,拍医拍在医疗类排名就达到76名,“最好的时候排到过30多名,一度超过阿里健康App”。

丨在资本最冷的时候历经跌宕

在2015年,ToC的方向被绝大多数投资人看好。受到“滴滴、美团”这类公司影响,大家愿意相信一个优秀ToC公司的前景。

但,凛冽的寒冬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2015年8月,拍医拍启动A轮融资。9月份,就和一家背靠上市公司的基金签好了协议,可就在要签SPA(股权投资协议)的时候,投资方却突然反悔。吴诗展很无奈,“不只是我们一家,当时估计有很多在融资的创业者都遇到这种情况,没办法,行情不好”。

吴诗展口中的“行情不好”一方面指的是股市低迷的表现。2015年8月18日,股市大跌,三大股指均下跌超过6%,接下来的6个交易日里,上证指数从4000点一路跌破3000点,这使得不少LP捂紧了钱口袋。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投资方开始反思“砸钱补贴”出来的C端市场是否真的有价值。

拍医拍的运营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吴诗展回忆“在当时的时间节点上,VC基本不看没有现金流的项目。我在10月份聊了数十家基金无果后,开始反思自己创业的初心。进入医疗健康行业是因为我看准未来的发展,科技的发展一定会让人人活过百岁,我希望在这一进程中尽自己的一份力!我那时候就暗自下了决心:我下半辈子都要投身到健康医疗的创业中来。”

吴诗展很快做了决策,开源节流,公司得活下去,1.做好春节前拿不到融资的最坏打算,2.得有收入,3.和大家开诚布公。

10月30日的那一天面谈的情景吴诗展到今天都历历在目。“当时我一个人一个人沟通公司遇到的困难,让大家自己选择去留,走的话我给推荐去加薪150%-200%的兄弟互联网公司,留下的话只能拿保证最基础生活开销的几千元工资,合伙人层面不拿工资。”

让他没想到的是,除了少数女生因为希望生活更稳定一些选择暂时离开以外,公司的绝大多数人都留了下来。“其中有老婆下个月要生小孩的,有家里老人得重疾急需用钱的,还有全家人就靠他一个人支撑收入的,绝大部分兄弟都选择留下来跟我一起再拼一把!”

这个理性的工科男在回忆当初的情景时,声音还是有些兴奋和颤抖。“兄弟战友们的行动让我异常感动!每每想起这一幕,我眼角总禁不住湿润!”

吴诗展开始重新理清公司的优势和短板。他认识到,公司的最大优势在技术,而B端用户对于技术输出的要求和付费意愿都要明显高于C端用户,所以果断开始全面铺开针对B端的合作。例如,帮助体检机构、保险公司等批量识别化验单。

当真正下定决心之后,情况比想象的好很多。“只过了一两个月,我们就顺利拿到了近百万的合同,解救了公司的燃眉之急。”同时,公司也被重山远志医疗基金、慈铭体检韩小红、UCDOS之父鲍岳桥的亿联基金看中,顺利完成了A轮融资

丨迎风而起,脚踏实地

经历过融资风波之后,吴诗展很明确的认识到,公司想要走的长远,一方面要加大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方面的积累,和医疗机构“广结盟”;另一方面也要做好收入,有“自我供血”的能力

2016年春节后,拍医拍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信泽医疗,其拥有一套服务于连锁专科医疗机构、医生集团等市场化力量的信息化管理系统,主要靠技术输出盈利。

2016年9月,拍医拍宣布收购e陪诊,通过加盟的方式在全国铺开陪诊业务。

2016年10月,拍医拍创立了达芬奇医学智能研究项目组,专注于人工智能在中国医学领域的复杂性研究,将挑战面向医学低级的感知与表达智能,成为医学的“五官”。

2016年以来,人工智能频频登上头条,俨然要成为“新风口”。“医疗+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也逐渐走进更多人的视野,拍医拍成为其中的一个。

吴诗展说,拍医拍选择从医疗领域切入,并不是因为看重万亿市场规模,而是医疗变革的本身。拍医拍比同类创业公司更早进入医疗领域将近2年,积累了亿级单据量,这些医疗单让计算机学会了深度学习,可以感知到复杂的医疗术语、数值的分类。现在的应用范围也逐渐广泛起来。无论是医院、医生集团等医疗机构还是服务于患者的保险机构、药厂、科研机构等等,都有对拍医拍产品的实际的需求。预计到2017年,会有人工智能具体的产品出来。

创业,即使看起来好像进入山穷水尽,但只要团队在,兄弟们在,决心在,就能绝地逢生!在经历融资磨难后,我们相信即使有再大的坎我们也能迈过去!这是一个值得做一辈子的事业!这是一个值得死在上面的事业!”吴诗展对未来充满信心。